英媒:人工智能正取代初级律师 裁员潮或将到来

0
25

  原标题:英媒:人工智能正取代初级律师

  英国金融时报网20日报道,技术已经造成法律行业约3.1万份工作流失。据预测,39%的法律业岗位是未来20年里可能被裁员的“高危”岗位。

  在伦敦金融城一家领先的律所工作了5年多之后,丹尼尔·范宾斯贝延辞去了初级律师的工作,在初生的“法律科技”行业创办了法律服务数字初创公司Lexoo。

  范宾斯贝延称,他只是众多这样做的人中的一员。“与15年前相比,离开律所去创业的律师数量猛增,”他估计。很多人放弃了传统律所,去追求创业机会或加入企业的内部团队,因为自动化处理常规企业法律业务这种曾经不可思议的想法如今变成了现实。

  往往归合伙人所有的律师事务所在采用科技方面一向缓慢。它们传统的盈利模式涉及让很多低收入的法律工作者做大多数常规工作,而少数拥有股份的合伙人则每年赚取约100万英镑。

  但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随着企业削减法律服务开支、技术取代了过去由低级别律师在职业生涯初期所做的重复性工作,律所的商业模式开始承压。

  “2020年代将是颠覆的10年,”理查德·萨斯坎德教授表示。他与人合著了《职业的未来:技术将如何改变人类专家的工作》一书。他认为,企业高管们对法律科技的需求将日益增长,他们控制着企业法律预算,通过利用技术提供的成本节约来削减成本。

  现年32岁的范宾斯贝延正在迎接这一改变。他天生的创业倾向意味着他就是“在学校里卖糖果的那类人”。Lexoo并不是用自动化完成法律工作,但它确实是通过利用数据和算法,将有经验的自雇律师的价格与向中等企业提供的法律服务匹配起来,取代传统律所。拥有适当专长的初级律师会对某项法律业务提出固定报价。

  而律所也在逐渐引入科技。例如,在英国律所Berwin Leighton Paisner,员工在特定的产权纠纷案件上使用人工智能系统。该系统由法律科技初创企业Ravn开发,从英国土地注册局出具的官方所有权契据中提取数据。该软件可以核查细节,因此可以在房地产案子中准确地提供关于产权所有人的法律提示。

  过去,Berwin Leighton Paisner会仓促组建一支由初级律师和律师助理组成的小团队,然后让他们在一间屋子里从数百页文件中人工提取数据——这一过程可能会耗费数周。Ravn系统在几分钟内就可以核查和提取出相同的信息。

  “我们让人工智能低成本、高效和准确地做了一堆工作——这非常重要,”BLP地产纠纷业务的联席主管兼合伙人温迪·米勒表示,“这可以让律师去做有意思的事。”

  Ravn最初由4个朋友在伦敦一间客厅内创立,他们4人都不是律师。该公司在肖迪奇的办公室里坐满了用笔记本工作、千禧一代的工程师。当然,这里有乒乓球桌,休闲区里有酒桌和掷镖靶。

  Ravn的技术搜索那些基本上杂乱无章的数据,以检索和总结出特定信息。该公司的共同创始人扬·范赫克称,法律行业是其完美客户,因为它是“文件密集型——而且查阅文件的人力成本非常高”。

  跨国律所年利达使用的是Verifi——该程序筛查14家英国和欧洲监管登记机构的数据,为银行核实客户姓名。它可以在数小时内处理成千上万的人名。据该律所表示,初级律师核查一个人名平均需要花费12分钟。

  另一家伦敦律所司利达使用的是Luminance的人工智能技术。Luminance是由Autonomy的创始人迈克·林奇投资的初创企业,帮助并购律师研究他们在分析目标公司时必须查阅的数千份文件。

  例如,Luminance的机器学习技术意味着,律师们只需要敲击一次键盘就可以看到全球销售合同的条款中所有适用的法律,并识别出与规范不符的法律措辞。司利达的合伙人萨利·沃凯斯称,Luminance可以为尽职调查节省一半时间。她称,“它省去了人们认为最无趣的工作,却并没有省去客户重视的结果分析以及对交易重要性和相关细节的审查。”

  这些律所表示,目前为止技术并不意味着失业。但萨斯坎德教授认为,裁员潮终将到来——律所目前仍只是在试验人工智能,而没有在办公室内推行人工智能。

  德勤2016年公布的一项报告预测,未来20年法律行业可能将有约11.4万个岗位被自动化替代。技术已造成该行业约3.1万份工作流失。该报告预测,未来20年另有39%的岗位是可能被裁员的“高危”岗位。

  与此同时,技术继续推进,改变着古老的法院世界。在美国,Lexis Nexis于2015年收购的初创企业Lex Machina,处理有关法院裁决的数据以分析诉讼案件的类型并研究过去的成功,代替了通常由新晋获得资格的律师完成的工作。在英国,监督民事法庭的民事司法委员会的建议包括,为消费者开设网络法庭来处理低额索赔。

  但有一些法律岗位是不会被技术取代的。

  “诉讼中,我可以看到AI的进步可能会改进披露和某些文件准备中的搜索过程,”商业律师菲利普·马歇尔称,“但在需要判断的地方——比如书面辩护——我认为人工智能无法发挥太大作用。人对于法庭上可能出现的情况的处理和知识是非常珍贵的。”

  目前为止,人工智能缺乏人类律师的创造性、狡黠和同理心。在美国,一些律所在不安排律师审核的情况下利用自动化软件来发出大量追债通知,这受到了法院的批评,因为证据和细节都没有得到恰当证实。

  但投资者嗅到了法律科技方面的商机。据数据情报平台CB Insights表示,去年达成了67笔交易,共向法律科技初创企业投资1.55亿美元。

  眼下,法律服务提供方对技术颠覆感到高兴。律所老板们表示,在初级律师工作中引入人工智能,使得他们可以做更有意思的工作。

  “根据我们的老方法……员工会花大量时间提取数据,而且总会出现人为失误,”Berwin Leighton Paisner的米勒表示。

  但萨斯坎德教授警告称,法律服务中真正的技术颠覆可能需要一代人的时间——直到主要律所现在这批拥有股权的合伙人退休。“你很难说服一屋子的百万富翁他们的商业模式错了,”他表示。

回复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